在国际奶价下跌的大背景下,乳业巨头恒天然日前在新西兰成立一家新公司,争夺南岛的奶源。

恒天然集团由当时新西兰最大的两家乳品公司和新西兰乳品局合并而成,是新西兰当地最大的公司。新华网惠灵顿1月14日电南半球正值夏日炎炎。然而,受全球奶价冲高回落影响,新西兰乳制品产业却在经历一场寒冬。
新西兰乳业巨头恒天然2014年12月发布的原奶收购价格再度下调,收购价格创2007年以来新低。即便如此,当地奶农利益仍能得到保障。其秘密何在?
恒天然很大程度上是新西兰乳品产业的化身。恒天然有三重身份:首先,它是占据全球乳制品交易额三分之一的乳业巨擘;其次,它是收购新西兰国内牧场绝大多数鲜奶的超大型企业;最后,它还是在新西兰拥有超过1.2万名奶农股东的合作制企业。
前两重身份的重点是规模。正是因为集中了新西兰全国大部分乳业生产资源,恒天然得以利用规模效应产生的优势左右市场价格。
后一重身份的重点是合作。奶农既是恒天然的供应商,有赖于恒天然保障稳定的收购价格,从而获得基本收益;同时,奶农又是恒天然的股东,通过公司内部治理参与战略决策和价格制定,年终还有权从恒天然利润中分红。
在恒天然的董事会中,13名董事中有9名奶农股东,由这9人推选另外4名董事。在董事会之外,恒天然按照旗下牧场的分布情况划定35个区域,从每个区域推选出一名奶农代表,共同组成股东委员会。这种构架保证了奶农的声音充分体现在公司运营过程中。
要成为恒天然的股东,奶农需出资购买恒天然股票,股份大小决定所收购鲜奶量的多寡。一旦奶农购买股票成为股东,恒天然就有义务收购奶农的鲜奶,假如恒天然要减少或停止收购,就要拿出大量资金回购股份。这种模式决定了恒天然不能随便放弃奶农,即便在市场情况不好的情况下,也必须与奶农“抱团过冬”。
作为供应商,奶农最关心的是鲜奶收购价,特别是在全球市场波动情况下如何最大限度保证牧场不亏本。鲜奶收购价机制由5人组成的独立理事会制定和管理,其中一人从奶农中产生,两人由股东委员会推荐,另外两人由公司委任。这种组织架构从根本上保证了奶农具有发言权。
独立理事会在制定价格过程中会充分考虑奶农作为供应商的利益,在保证公司利润率基础上,最大限度保证奶农能够获得较高的收购价格,从而杜绝了恶意压低收购成本的可能。在全球市场价格波动期间,恒天然管理层多次表示,可以通过压低公司运营成本,来确保奶农利益不受过大冲击。
作为股东,奶农同样关心从恒天然获得的分红。恒天然每年固定从税后净利润中拿出相当部分作为分红。2011年,分红占恒天然税后净利润的30%;2012年和2013年,分红都占到32%;2014年,尽管全球乳业形势动荡,恒天然依然拿出10%的税后净利润作为股东分红。
谈及合作制企业给奶农带来的好处,怀卡托地区奶农、恒天然股东理事会主席伊恩·布朗说:“尤其在奶价下跌的年份,恒天然的战略具有特殊意义,合作制下的一体化供应链保证了奶农的投资能够得到足够收益。”

而据统计,目前全国有奶牛场、奶农户180万-200万户。按官方统计数字全国的奶牛存栏量:2010年有1420万头,2011年1440万头,2012年1493万头,2013年1442万头,2014年可能连1400万头也难达到。但更多的业内人士认为,真实的存栏量应打个折,目前可能连1200万头也不到。

近日,伊利在新西兰南岛怀马特市的乳业基地正式投产,总投资超过30亿元人民币,这只是这几年中国乳企掀起赴海外建厂热潮的成果之一。雅士利、光明乳业、圣元、三元和新希望乳业等目前国内规模较大的乳企都通过各种形式在新西兰、澳大利亚和法国等地建立自己的奶源基地。中国乳业巨头海外建厂大潮已经席卷而来,这轮合共投资约50亿元人民币,年产奶粉约15万吨。随着这股热潮的继续升温,目前乳制品行业尤其是奶粉行业的格局将会因此而在未来有巨大的改变。

这次在基督城新成立的公司名叫Mymilk。与主公司的政策不同,Mymilk允许牧民在没有购买恒天然股份的情况下提供鲜奶。

此外,业内也认为,随着国际国内奶价之间的差距进一步扩大,大型乳企正计划加大国外原奶使用量,可能引发新一轮国内本地原奶“降价潮”。

如今,伊利等杀进恒天然的大本营,在当地建厂吸收奶源,“对于企业来说,不仅标志着其国际化战略达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同时,中国乳企借此将逐渐摆脱主要依赖恒天然进口原料的局面”,宋亮表示,这将大大提高中国乳企话语权。

目前在南岛的奶源争夺战中,恒天然面临另外三个劲敌的竞争。Synlait、Westland和Oceania
Dairy这三家公司都规定,奶农提供鲜奶的时候无须购买公司股份。虽然收购价略低,但仍然颇有竞争力。

此外,目前来自新西兰的恒天然公司在河北省运营着包括五个牧场的牧场群。这一牧场群拥有1.5万头泌乳牛,每年生产1.5亿升高品质牛奶。君乐宝2014年3月份已经在张家口的察北建了自己的牧场,伊利、蒙牛等已陆续在海外建牧场。

在投资新西兰的同时,伊利又与美国最大的牛奶公司DFA、意大利最大的乳制品生产商斯嘉达分别达成战略合作。前不久,伊利宣布与DFA合作进一步深入,投资1亿美元建立合资公司并联手在美国兴建规模最大的奶粉厂。这意味着,伊利在美洲、大洋洲和欧洲都分别开始布局。

除了放松购买股份的规定,恒天然也打出了新西兰“爱国牌”。Mymilk首席执行官Richard
Allen就说,向Mymilk供应鲜奶的奶农,其实也是在支持新西兰的乳制品行业。

乳业分析师宋亮此前曾向记者表示,伴随国内乳业与国际接轨程度越来越深,国际市场价格对本土企业影响越来越大。2014年以来进口奶粉大幅降价,包括新西兰、欧盟在内,2014年原奶价格跌幅达到30%-40%。2014年初新西兰进口奶粉完税价格在每吨5.5万左右,现在价格则在1.8万-1.9万之间。这样的背景下,乳企对于奶源的选择性收购也是必然之举。目前来看,规模较大的养殖场奶源都保护良好,而选择对个别散户奶源的放弃。

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名誉理事长宋昆冈则认为,“国内乳企加速全球布局是未来的趋势,一方面国内消费者对源自海外的乳品有需求,另一方面国外相对低价的原料奶也是企业成本考量的重要因素。”

在国际奶价下跌的大背景下,乳业巨头恒天然日前在新西兰成立一家新公司,争夺南岛的奶源。
这次在基督城新成立的公司名叫Mymilk。与主公司的政策不同,Mymilk允许牧民在没有…

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5月,蒙牛乳业已在奶源建设方面累计投入超过40亿元,参股、合建了14座万头以上超大型现代牧场,其还将继续参与建设20座到30座超大型牧场,将新增投资30亿-35亿元建立规模化集约化牧场,三年内实现100%原奶由规模牧场提供。光明乳业也在武汉投资1.3亿元建设“生态示范牧场”,可饲养奶牛3000头,年产鲜乳1.3万吨。

“大洋洲乳业基地是伊利海外投资最大的项目,也是中国乳企海外最大的投资项目”,伊利集团董事长潘刚在投产仪式现场对南都记者表示,“目前投产的一期工厂与48家奶农签订了购奶协议,未来还将签约更多的奶农。”

不管从政府企业来看,还是从行业发展来看,中国的乳制品行业仍具有极大发展空间,但“倒奶”情况还是来了。近日,河北奶农因奶价狂跌每日倒奶,养猪户更是买鲜奶用来喂猪,大多数奶农甚至打算卖牛保本。据了解,目前原奶价格已经低至每公斤3.3元,业内预计,随着全球奶源价格下跌,加上中澳自由贸易区协议的签订,2015年我国乳制品很可能会迎来“降价年”,国内乳制品企业将面临“优胜劣汰”的市场形势。

近日,伊利在新西兰南岛怀马特市的乳业基地正式投产,总投资超过30亿元人民币,这只是这几年中国乳企掀起赴海外建厂热潮的成果之一。

大型乳企国内海外自建牧场

伊利借新西兰建厂完成全球织网

近两年,中国的奶农经历很是坎坷,“过山车”一般很是头疼。2013年初,对于当时严重依赖进口的中国乳业来说,恒天然“双氰胺”事件以及香港限购令等因素的出现,进而导致国内乳品价格一路飙升,到年底甚至出现了部分超市“断奶”情况。

减少对奶源国际巨头的依赖

不管从政府企业来看,还是从行业发展来看,中国的乳制品行业仍具有极大发展空间,但“倒奶”情况还是来了。近日,河北奶农因奶价狂跌每日倒奶,养猪户更是买鲜奶用来喂猪,大多数奶农甚至打…

伊利方面相关负责人对南都记者表示,“2013年4月新西兰总理约翰·基与伊利集团董事长潘刚在北京会谈时,伊利就决心在新西兰建设奶粉生产线项目,当时该项目计划总投资11.03亿元,后来又不断追加投资额。伊利大洋洲乳业生产基地总体投资额为30亿元,建成后将成为全球最大的一体化乳业基地,项目共分两期投入,本次投产的是该项目的一期工程。”

业内认为,事实上,乳企开始“自建自控”奶源以来,对奶源质量的把控能力大大增强,间接导致了奶农散户的原奶市场越来越小,这是乳业整合调整的一个关键时期,也是一个必然而又不容忽视的时期。

雅士利方面的相关负责人介绍,“经过考察及筛选,雅士利国际最终于2012年12月13日与开发商签订了土地购买协议,选择Pokeno作为项目的建设地址,在2013年3月底,项目获得了OIO的批准;到了9月,项目获得了WRC/WDC关于资源许可的批准,项目得以开始建设,当月的月底土建队伍即进场开始土建施工。”

西南乳业营销协会副会长高波近日向媒体表示,从全球市场上看,2014年以来,中国、印度、中东等国家和地区受宏观经济影响,对乳制品需求量下降,且欧美国家对乳制品的需求持续低迷,导致2013年年过度扩张的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的乳制品面临着“产能过剩”。

2008年之后的中国乳业尤其是奶粉行业,新西兰是重要的关键词之一,根据中国海关的统计数据,这三年来,中国从新西兰进口的奶粉占整体奶粉进口量的份额,都超过70%,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从新西兰远渡重洋过来的奶粉,有超过八成来自恒天然。

奶农经历似“过山车”

随着新西兰的大洋洲乳业基地的投产,目前伊利已初步完成“全球织网”,“就在今年2月份,伊利在欧洲荷兰食品谷成立了欧洲研发中心。但是我向中外各方提出了一个问题:未来需要什么样的牛奶?我用了三个词来表达我的期待,分别是健康、洁净和生态,只有满足这三个要素,才能被称为未来的牛奶,而新西兰新建的项目都符合这一标准和趋势。”潘刚对南都记者如此说道。

乳业分析师宋亮也公开表示,乳企开始倾向自建牧场控奶源,中小规模养殖及散户养殖逐步面临淘汰。

新西兰成建厂热地

经历了2013年“奶荒”之后,企业都认识到“得奶源便可得天下”的重要性,加之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整顿监管措施,要求奶企“自建自控奶源”。在此大背景下,各大乳企在2014年上半年除了为达到国家对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换证的要求而进行整改之外,还纷纷响应政府兼并重组的号召,优胜劣汰,将步伐迈向了国际。与此同时,国际各方“势力”也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强大潜力,进口奶粉大量进入市场,企业纷纷来华建设大型牧场。

据了解,新投产的一期工程日处理鲜奶1400吨,年产婴儿基粉4.7万吨,同时可生产婴儿系列及全脂奶粉等产品。目前主要生产原料粉,然后出口到中国内地用于高端婴幼儿奶粉的生产,如伊利金领冠等品牌。

正是由于此种因素影响,2014年下半年以来,鲜奶价格进入下行通道,鲜奶收购价格一路下跌至3.3元/公斤,而与此同时,饲料售价居高不下,养殖成本上升,奶牛顿成了烫手山芋。原奶出现了供过于求的市场现象,就连奶源最欠缺的广州,今年也罕见地出现了有10户奶农弃养的情况。

据不完全统计,除了伊利,中国乳企在海外建厂的还有雅士利、光明乳业、圣元、三元和新希望乳业,其中新西兰是重点区域,跟伊利一样选择新西兰的还有雅士利。根据公开资料,雅士利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在2012年7月就成立了雅士利新西兰乳业有限公司,目的就是为了在新西兰建厂,按照当时的构想,新西兰的奶源基地年设计产能为52000吨婴幼儿配方奶粉,产品将以罐装成品及25公斤大包装基粉的形式供应给雅士利国际。

据农业部监测数据表明,2014年最后两周内,全国生鲜乳主产区的平均价格为3.81元/公斤,较年初均价下跌了9%,创下14个月以来的最低位。

雅士利新西兰工厂的投资总额估计为人民币11亿元,其中9.5亿元人民币用于购买土地及工厂建设,1.5亿元人民币将作为雅士利新西兰乳业有限公司的营运资金,预计于2014年年底或者2015年年初投产。

此外,来自全球乳制品企业的采购数据显示,全球奶价自2014年3月开始就持续下跌。全球奶源主要供应地新西兰、欧盟的原奶价格跌幅已经达30%-40%。2014年12月上旬,占全球乳品贸易三分之一的新西兰恒天然下调其对2015年产奶季原奶价格的预期,这对已经低迷的国际乳业无疑是雪上加霜。

这种原料来源的过分集中就意味着风险,一旦恒天然出状况,相关的下游企业都会受影响,很多从业人士在不同场合也都发表过类似的看法,“目前全球乳制品贸易约1/4的交易额来自新西兰,中国从新西兰进口的原料粉80%是由恒天然供应”,乳业专家宋亮表示,正因为这种垄断地位,恒天然一直深度影响中国的奶源价格。

资深乳品行业人士王丁棉此前曾向记者表示,“饲料售价居高不下,人工等养殖成本不断上升,正好今年又遭遇国际奶价大幅下跌,乳企过多使用进口奶粉而减少使用本地奶源,这些都是导致奶农倒奶、杀牛、卖牛的主要原因。”,她认为,目前行业出现了一个怪现象:即去年很多地方都在争夺奶源,但后来却出现了“杀牛倒奶”,牛减少的同时奶价却还在下降,原因是国内很多大企业有自己的奶源,并且减少了使用国产牛奶。

近日,伊利在新西兰南岛怀马特市的乳业基地正式投产,总投资超过30亿元人民币,这只是这几年中国乳企掀起赴海外建厂热潮的成果之一。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随着全球奶源价格下跌,加上中澳自由贸易区协议的签订,以及欧盟优质奶源进入冲击,2015年我国乳制品很可能会迎来“降价年”,国内乳制品企业将面临“优胜劣汰”的市场形势。

有不愿具名的乳业投资机构合伙人告诉南都记者,“国内生鲜乳处于紧张供应状态,新西兰等地乳制品资源优质、丰富、性价比高是伊利等企业出海布局的现实基础。国内奶牛养殖环节面临规模、管理水平等问题,每公斤生鲜乳在价格最低时也要比新西兰的乳制品价格高出至少一块钱,现在这个差价更大,然而品质却远远不及新西兰奶源。乳制品企业若海外布局不仅可以降低生产成本,更是可以借助进口奶源来实现产品差异化、提升产品附加值、获得较高利润水平。”

2015年或将迎来“降价年”

据了解,自11月初以来,国内多地奶价暴跌,山东、河北等地原料奶价格普遍下降。其中山东省原料奶收购价从春节前4.1元/公斤降至2.6元/公斤,而山东奶业协会统计发现,部分地区甚至出现1.5元/公斤的收购价格。此外,青海大通、湟中等奶牛养殖主产区今年也曾出现“倒奶”情况。

相关文章